Airplaizzy绿

主混八团,丸昴狗,摇滚狗,贝斯控,会混拔杯和scp和jojo。常年手癌,十分活(zhi)泼(zhang),文力出走,文笔垃圾,我是好人,欢迎来玩

别说了,我这被屏的毫无依据。。。都不是文你们懂么!只是我的日常吐槽!吐槽和脑洞会被屏什么意思!而且是一点料都没有的脑洞!有毒吧!

最近疯狂想写科幻,但鉴于我丸昴坑太多了干脆写承花好了嘿嘿

(并不!!!我并不会写!!!但是好想写科幻啊!!!三体中毒!!!本理科狗(现在应该叫工科狗了)好喜欢看科普读物啊)

占tag抱歉,挂一天删tag

有没有人写jk昴子和幼稚园老师丸子啊。

昴丸昴

昴子赌气蹲幼稚园门口但是钱都用来买鱿鱼串了所以中午没饭吃,被好心的可爱的丸子收留,给她炖吃的,当猫养。反正小朋友都很喜欢这个长得好看唱歌好听的大姐姐。后来昴子就经常去丸子那个幼稚园蹭中饭,直到有一天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昴子晚上晕倒或者醉倒在幼稚园门口,幼稚园老大爷赶紧通知丸子,丸子就急急忙忙跑过来把昴子搞回自己家(然后就能开车了)莫名其妙吐露心声

反正就是丸子喜欢昴子因为她身上有太多闪光点,刚好自己才失恋(其实也没有多难过),昴子看上去很依恋她,但是丸子以为只是晚辈对长辈的那种所以还觉得自己对一个青春美少女有着这样那样的想法(emmmmm期间插入梦里嘿嘿嘿我也不介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而难过,其实昴子就是很喜欢没来由地喜欢丸子,觉得这儿很可靠啊什么的,明明丸子也只是个独身女性还能拼死拼活奶自己。

(这段才是重头戏吧)然后昴子也很嫉妒丸子的前男友,丸子觉得昴子未成年内啥也不好,于是莫名变成了昴子内啥丸子

“诶?你怎么这么熟悉啊?”丸子不解

“因为”昴子脸红“我也看过一点点嘛”

“诶诶?这跟我梦里的不一样啊”丸子惊吓

“丸子老师,你做了什么梦啊?”

第二天,横山小朋友拉着村上小朋友“丸子老师,你脖子上为什么有红印子啊”
村上小朋友“昴子姐姐也有诶”
横山小朋友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你们昨天晚上睡在一起了”

丸子“诶?”

村上小朋友一脸正直“就像我和kimi酱一样睡在一起,所以有同一只蚊子会咬你们啊”

横山小朋友脸爆红

“kimi酱我们长大了以后也要像丸子老师和昴子姐姐那么好哦”村上小朋友上目线虎牙

横山小朋友原地爆炸

最后,昴子成年那一天,丸·立派的社会人·子终于成功把她吃到手了(小姐姐就是爽)
经验比昴子丰富的丸子成功把昴子弄的哭唧唧红通通

“嗯,这才和我的梦里一样啊”丸子狸猫笑
“哇!大妈原来你那么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啦?”
“才不是大妈呢!”丸子不好意思,于是更加卖力了

于是成年后的昴子再也没有反攻成功过。

「丸昴」Endless, Nameless.16

诸位!中秋快乐!!!

以及,诸位!快恭喜我我存稿要没了!没了我就要拖更了!

﹎﹎﹎﹎﹎﹎﹎

16.

arsenal看着越来越小的包围圈,掂了掂手上的枪,哪怕能当个真正的神枪手,一枪一命,怕也是无法做到成功脱身。

妈的。arsenal想了想,却也想不出组织的想法,到底是想要自己几个就这么葬身在这里还是连人带武器一起给全部撸回组织,arsenal想不透。

只是如果去了组织,等待自己和ace的怕就只有死一条路了。

想不透便更不愿拿自己和ace的命去赌。

“ace!”arsenal叫了声,朝逼近特工们怒了努嘴。的把自己手里枪抛了一把给赤手空拳的ace。

多年的默契还在,ace接过枪,朝自己正前方的人的膝盖打了一枪。虽说不是和arsenal一样的神枪手,却也取其不备。趁那人膝盖一软,ace把枪抛回给arsenal,自己动作精巧地乘势一滚,手刀,夺枪,找掩体一气呵成。

ace有武器,arsenal便可稍微舒了口气。只是刚刚的一枪像是一个信号,将气氛推到了顶点。

子弹直溜溜朝gum打过来,gum也不慌,长棍一挥,子弹便只能缩成一团倒在地上。gum低下身子,脚步朝前移了几步,棍子的尖端便准确无误地戳中了充分武装后为数不多的暴露在外面要害。

趁人吃痛,arsenal补了一枪,将本来在敌方的枪看也不看朝后一扔。

“接着!”ace对mac说。

mac心里倒很不是滋味。自己本该勤勤恳恳做情报工作,谁知道有朝一日还是要端着枪杆子和别人赌下性命。而这个枪的来源还是来自于本该是敌人的人。

他朝jacky看了一眼,jacky朝他眨了眨眼表示无事。

jacky很好看,在黑暗里求生存的人却偏偏长了张无辜单纯的脸。上目线更是澄澈到不行。mac心里一颤,却依旧装作没什么一样转过了头。

jacky盯着白皙的耳朵上不自然泛起的红色,觉得很奇怪了,不知道这种档口,这人还在害羞个什么。

他抿了抿嘴,掏出口袋里的蝴蝶刀,便脚步轻巧地游离在各个露出些破绽的人旁边,能使其晃神便晃神,破绽


自然大了,一刀封喉,不管可能会有的偷袭,毕竟多年了,jacky明白,旁边向自己准备开枪的人会被mac适时杀掉。

toppo将自己兜里奇奇怪怪的药剂交给johnny,打开手提包里的电脑,便开始捣鼓。

冲在最前端的gum和arsenal奇妙地配合完美,仿佛有了排练一般,gum挥着棍子使出全身本身给arsenal和自己挡下子弹,arsenal也根本一颗子弹都不浪费地颗颗命中。

gum一头戳一个,算是暂时清了场,看到arsenal面对生命在他手上逝去却依旧冷漠的表情,仿佛看见了自己捉住他之前那个杀神。

就算手里血腥气浓烈到几乎要被红光包裹,却凭借嘴角若有若无的酒窝生生显出了真正神明般的圣洁感。

圣洁到想毁掉。

gum分出一点神,瞥见桌上安安静静的arsenal原配,棍尖一挑,漂亮的老式手枪朝着arsenal后背飞去。

arsenal头没回,趁手中那把子弹用尽,回手一抓,稳稳当当接住。

gum就分神一刹那,肩膀结结实实挨了一枪。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没管肩膀,反而将另一把枪给了arsenal。

手中终于又是熟悉的触感熟悉的重量,arsenal弯了弯嘴角。他手腕动了动,枪在手指上漂亮地转了几圈,转了个弯,角度扭曲却刚好解决就要朝gum开枪的人。

说到底寡不敌众,arsenal知道自己子弹撑不了多久,别人的枪自己用来大概是不熟悉,而负责近战的jacky和mac躲过了几颗子弹,却躲不过更多的更加密密麻麻的流弹。

“toppo你还没好?”gum肩膀上血流不止,每次重重地挥棒都要牵扯到伤口,疼到龇牙咧嘴,好在再忍不了的表情都被稳妥地藏在面具下。

小个子平日确实有些不着调,关键时刻目中的认真却确实极富担当。

“快了。”toppo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舞动,平日里咋咋呼呼的尖嗓低了下来,想变了个人一般,带着不容忽视的确定。

看见屏幕上最后一个窗口弹出来,toppo眼里带着笑意。他按下回车,满意的看见本气势汹汹的包围圈爆出一阵哀鸣,齐齐捂着头蹲下了。

toppo有一手捣鼓电脑的好本事,通过网络切断蓝牙再进行转接对他而言并非难事,使蓝牙接受的信息过载造成巨大的噪音和发烫更不是做不到。

“现在,快点走了!”mac一把扯过jacky,吼了一嗓子。

因为痛苦而蹲下的特勤已经开始有人陆陆续续摘耳机,能逃走的时间很短,好在七个人动作都很利落。恢复了一些的特勤打出的枪也只勉强击中了门廊。

arsenal头也不回,朝着声源开了一枪,准确击中眉心。

“你们怎么办?”mac走在倒数第二,问垫后的arsenal。

arsenal抿抿嘴,自己本来的家是不能住了,组织突如其来莫名其妙无法言喻的猜忌叫他心里憋着火,家不能归这件事被明晃晃摊开,arsenal眉头皱的更深。

只是自己偏不愿说出跟他们走的话,像是和自己较劲。即使与这五个人走怕是最妥帖的方法。

mac隐约察觉到arsenal的为难,他自己开口道“要不你们先来我这儿。。。”

“啊”

mac话真的没说完便被前面jacky的叫声打断。jacky身上熨帖的西装在腹部破了个口子,粘稠的血液从洞口不要钱一样汩汩流出。本该鲜红的血液在黑色的布料上看着并不明显,只是突然爆发的铁锈味,在空气中扯出一条线,往七个人鼻孔里直钻。

mac脸瞬间变得煞白,看着倒在johnny怀中的八重齿同伴,想说的“安顿下来”卡在嗓子眼再说不出口,他悄悄收回向前踏出的脚,和胶着在捂着肚子表情痛苦的jacky身上。

mac觉得自己的小腹似乎也腾起一阵剧痛,疼的他五脏六腑都扭结在一起,包括心脏深处随着每一次跳动而一起跳动着的,刺痛感。

与那次谈判不同,八重齿的生命在真正地流逝。mac忍不住去想象,没有jacky的日子。每每触及这个念头,都像遇到毒药一样避之不及。这次也一样。无法想象。

toppo内心一寒,他是真的没有预料到对方还留了一手,并未派出所有人进店里围捕自己。

“对不起”前原走来,身后跟着密密麻麻的特勤队员。失望铺了满脸。

“我以为,ace,你们会,懂的。”他一字一句地说,“你们居然,真的要,背叛组织了。”

ace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

mac扫了一眼周围,在旁边的屋顶看到了举着枪狙击手。

mac眼神带上了丝不期然而然的阴鸷,前原被mac盯得发毛。

“真的,你们现在无路可走了。”前原理了理围巾。

arsenal眉头越皱越深,他们走到门口便被前原带的人给挡住,而后面店里的人也恢复了该有的专业素养,端着抢,排的整整齐齐。前后皆无退路。

“toshi,你到底想干什么?”arsenal问。

“带你和其他人回去。”前原答道。

arsenal还未来得及回答,便觉得脖颈一阵刺痛,眩晕感密密麻麻如潮水般朝自己袭来,从指尖开始麻痹,直到全身都麻痹不能动。arsenal眼前一黑,便直直倒地。

前原利次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人和依旧疼到冷汗直流的jacky,正要挥挥手示意把他们拷起来,店内传来阵声响。

“小子,”一个面色和善的中年男子穿过人群,直直走到前原面前,“这几个人到底实在我店里干了些坏事,要惩治他们,我倒真的义不容辞了呀”

大仓社长开门见山表达来意,笑纹荡起,笑意也似乎完全到达眼底。

“社长。”前原恭恭敬敬向大仓社长鞠了一躬。他自是明白,大仓不是惹得起的人。因为其圆滑的处事,积攒了极广的人脉,哪怕是boss,也不敢硬碰。

而选择这个时候出现,前原垂下眼,怕不是为了营造出救了他们的错觉,再来取得人情。

boss叮嘱自己“尽可能”带人,估计是预料到了此时的情况。

前原摆出一副后辈乖巧的姿态,表示随意。

大仓社长笑一笑,道“我也不难为你,我知道你至少要带俩回去,但是我得给这些人上上课,所以干脆咱折中一下,你带三个,怎么样?”看着前原一脸为难的表情,社长摆摆手,“你自己选带哪三个。”

前原心里跟明镜似的,眼前这大仓社长明明就知道有两个是自己必须带走的,剩下五个也仅仅能带一个走。

现在就是考验自己教养的时候了。前原抿了抿嘴,却只能接受自己带人只能带一个的事实。

他心一横,最终还是选了看上去战斗力比较高的gum。前原挥了挥手,总算成功将arsenal,ace和gum给拷在后备箱里。

前原的选择在大仓社长的预料之内。毕竟看上去这个舞着棒子的面具男是个十足的打手,可以削弱对手战斗力,也不会因为深入自己腹地而对自己产生什么坏影响。

只不过,大仓社长笑意更深了,他吩咐手下将剩下的人装模作样绑好带走。只不过这几个娃娃哪有这么简单。

arsenal和gum的交锋他看的清清楚楚,arsenal的能力更是有目共睹。能做到带走arsenal并许久不被找到的人,怎么会有勇无谋呢?

这组织怕是真的要栽在这几个奶娃娃手里了。

大仓社长站在自家店门口,笑眯眯看着前原离去。

﹎﹎﹎﹎﹎﹎﹎﹎﹎

下一更在10.8


啊,又想写昴丸又想写糖八小姐姐们啊

「丸昴」Endless, Nameless. 15

依旧前情见tag

大家十一快乐!设定我懒就不打了。。

全员出场,但没有什么情感戏份(我。。。真的。。吐槽我自己。。)

﹎﹎﹎﹎﹎﹎﹎﹎﹎﹎﹎﹎

15.

“很惊讶我们来早了?哟,这次倒没有机会把我俩结结实实绑起来了呢”ace挑挑眉,没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开头便劈头盖脸开始呛声,顺道摆出一副大爷坐姿。

mac向带着面具的gum递了个眼色,gum摇了摇头。

ace到底是老江湖,哪怕现在一副满不在乎大大咧咧,浑身也没露出大的破绽。

johnny放下手里的烤串,本来在对面两人坐定后自己便食不知味,这会儿更是没胃口了。

gum挨着johnny坐下,握紧棍子的样子成功引得本面色如水的arsenal发出一声清清楚楚的嗤笑声。gum抬头望去,arsenal脸上的嘲讽不加掩盖。

arsenal没有用力瞪眼,眼神却似乎化成实质,沉沉压碎了gum脸上的那个面具,一眼能看到gum藏的严严实实的内里。

gum不假思索回看去,还记得用自己的手指向锁骨的位置。他必须得承认,这个面色不善的长发男人身体好看的不行,精巧的锁骨和恰到好处的腹肌,都让自己解决情欲时舒服不少。

arsenal自然能明白gum这再正常不过的手势下侮辱的意思。记起前些天不分日夜的日子,眼神倏地冷了下来。本来带着戾气的大眼睛此时更是直勾勾盯紧了藏在面具下的桃花眼。

gum在面具下勾起嘴角,似乎引起arsenal生气很令人自豪。

两人这暗地里的交锋本该不甚清晰,arsenal突然沉下来的情绪却着实叫人精般的mac和jacky看了个清楚。

jacky在桌下狠狠拍了一下gum的大腿,他是不懂,就算是敌对的双方,他这不省心的弟弟在这好不容易算是和谐的饭桌上,还试图激怒对方,到底是安了什么心思,怕不是多年养成冷静处事的习惯都丢大洋另外一边了。

“你这么说还真是太伤我们心了,”jacky摊手表示无奈,“这次我们来不带恶意,只是想说,你们这枪我们实在不习惯,相当于没用了呗,丢枪没事,只是不好解释为什么丢了两把枪。”

jacky依旧在维护有个组织的形象,mac会意,接着道“我们不可能说是你们跑了我们没有去追。”

“喂,你们可以说是很好笑了,你们凭什么就这样任我俩走?”ace咧嘴,虽说白皮那边说辞很有道理,但最大的漏洞就是不符情理。

自己组织这边出任务失败十有八九就是桌子对面这五个人所在“组织”参与搅和,天天和自家作对,是什么仇什么怨,现在根本就没有理由对自己和arsenal一再忍让。

当然,arsenal口里的滑铁卢不算。

至少在“滑铁卢”之后,五个人对战自己这边两个人处处留手根本就不加掩盖。

“诶呀这个跟你们说过了啊,你们就当你们是我要调查的事情的线索就是,你们没事才能保证调查的继续。”jacky道。

“你们凭什么,”arsenal摩挲着冰凉的枪杆子,“觉得我们会让你们调查”

mac看着ace和小亮如出一辙的下垂眼,说“你们不用管我们,你们活着就好”

活着就好。

活着。

arsenal脑子里又泛起了层尖锐的疼痛,“活着”这个词仿佛带着倒刺,刺进心里便没法拔出来,拔出便要带起血淋淋的皮肉。

活着是意念,似曾相识的意念。不存在于每个挣扎求生的任务,不存在于铐在gum床上的日日夜夜,不存在于幼时见过的每个生命的流逝。

而存在于更加久远的,自己不曾记起的那部分。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使得自己想要活着?arsenal百思不得其解。他得过且过,不将生命放在眼里,便真的无法想象是什么使自己想要活下去,这个意念强到足以使自己像搁浅的鱼。

arsenal朝mac看了看,惊奇地发现在白皮冷淡的表情里没有一丝敷衍,甚至于真情实意地希望他的敌方,也就是自己和ace能活着。

mac感受到arsenal的目光,交汇时,捕捉到了本不见情绪的眼里闪过熟悉的热度。

热度很快就隐了下去,眨眼般功夫,arsenal便又是那个冷漠的神枪手了。

arsenal垂下眼,淡淡开口“我希望那个一直带着面具的人”

被点名的gum抬起头,聚精会神盯着arsenal漂亮的发旋。

“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除了当事的两人纠结在一起,这一茬几乎被其他人都小心翼翼避开。几乎没人敢率先提出这档子事。

mac暗自叹了口气,gum这事自己倒算半个见证人,这事做的实在有违道德。只是且不说gum还算始末屋的武力担当,就单单看着他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弟弟,gum就算再不是人,自己都得替他把事情给办妥当了。

“你想要什么?”mac开口。

arsenal扯出一丝微笑“他做了什么,就要承受什么”

其他人并不了解情况,而了解一些的mac却实实在在冷下来了。他瞥了眼貌似事不关己的gum,握着棍子的手上泛白的指节却能被瞧地清清楚楚。

“你想让我干什么?”gum低下嗓子,本就甜腻的声音此时醇厚地更像毒药。

arsenal看着gum,一字一句轻声道“当然是,被男人操啊”

不大的空间本就寂静,这声音随轻到似乎一吹就散,但还是砸在在座的七个人心里。清楚的很。

丝毫不知情的toppo与johnny简直对gum佩服到五体投地,绕是有些心理准备的jacky此时也实在忍不住想重重拍一下自家不省心的弟弟的大脑门。

gum蹭地站起来,匀称健壮的身材无形给桌子另一边的两位带了些许压迫感。

只是该厚脸皮就厚脸皮,ace不为所动,arsenal不顾身高差异,也随之站了起来。

泛着金属光泽的枪杆子直直指向gum的眉心,“要不,我杀了你,也行。”

“坐下。”mac小声道。

和arsenal对峙的gum,依旧不为所动。

“你给我坐下!”mac提高音调,几乎是吼了出来。

事实证明,平时不怎么发火的人发起火来很是厉害,配上副冷淡到人间少有的脸,即使处于交锋的档口,不仅gum,甚至于举着枪的arsenal都慢慢坐了下来。

场面一时静了下来,只剩下七个人并不怎么和谐的呼吸声。

mac捋捋气,未来得及再来朝gum发发火,门口便传来阵响声。

arsenal和gum倒一改敌对的角度,以极快的速度一个调转枪头,一个举着棍子都朝着门口。

来的人arsenal很熟悉,是组织里,前一天还开开心心一起喝酒的前原利次。只是此时许是醒了酒,眼镜后的神色清明,身后的武装完全的人显得十分富有威慑力。

和前来拯救arsenal的rice带队截然不同了。

arsenal不懂组织此举是什么意思,却只能想到自己被toshi坑了这一种解释。怕是喝酒的时候,便在自己贴身衣服上贴了窃听器。

他眸色暗了暗,枪口依旧不依不饶地指向自己组织的人。

组织上的人十有八九是对自己和ace起了心思,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找个该有自己信任的人给自己按上窃听器。

组织有所隐瞒。arsenal必须承认自己开始有兴趣了。

ace虽说不懂为何,却也情不自禁和本该敌对的人站在了同一战线。

“toshi,你什么意思。”arsenal手不抖,一手一枪不依不饶地瞄准了老友两个要害处。

前原捻了捻围巾,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却一时语塞,什么都没说出口。

“toshi!”ace皱眉,“你怎么带组织的人过来!你来干什么!”

前原终于忍不住,还是开口“我以为boss是错的,直到在安了bug之后,才确定了,你们是要,脱离我们了。”

“妈的,什么脱离?你boss都对你说了什么!”ace一头雾水。

“被带走的时候,这几个人都对你说了什么啊!”前原忍不住吼道。前原也是个情绪波动并不大的人,此时着实忍不住,“现在你们倒宁愿和这几个人站在同一战线了!”

“啧啧,”虽说枪口一致对外,gum还不忘挤兑并排站的小个子“看看,连你的人都信不过你了。”

arsenal并不说话,但是握着枪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起来。

“boss让我给你们带一句话。”前原理理围巾理理头发,恢复一贯来的冷淡,“有时候,忘掉比记起来好。”

记起来,又是记起来。arsenal觉着自己怕是要疯掉,这边那边两面夹击都急匆匆赶过来欺负他和ace两个大概是失了忆的老年人。

真是很烦了。

arsenal总是枪比脑子快,自己刚觉着很烦,手换了换方向,朝前原旁边的人扣动了扳机。

“BONG!”

即使装了消音器,子弹冲破束缚潇洒取人性命的声音还是在静默中被听了个清楚。

mac护着jacky,高个酒保面前由toppo挡着,ace一个人,却也摆出了毫无破绽的防守动作。

mac和jacky脑子动的快,何况不需抽丝剥茧便能提取出关键词“忘掉”。于是,他们望着穿着背心,肌肉匀称的ace的目光渐渐复杂起来。

多年前便抱着的希冀在被埋葬后终于再次破土而出。

小亮和小涉,或许都还活着。

同伴的死亡并不能带来丝毫的波动,包围圈的缺口被填好,前原隐在了人群后。

漆黑冰冷的枪口组成的包围圈渐渐缩小。

﹎﹎﹎﹎﹎﹎﹎﹎﹎﹎﹎

下一章中秋节,下下章假期结束嘿嘿嘿

十二行诗啊 你比十四行少两行

蹩脚的模仿

蹩脚的情诗

不不不,连zqsg都没有,只能像莎士比亚夸奖他所谓“友人”的令他痴狂的容貌那样夸奖我们苏老师的容貌

也许会有第二首,但是反正没人看。

其实我是写了800字的生贺,但是800字嘛,只是开了个头。

我爱他。

总结了一下脑洞和文

还有一些只记了几句飘出来的文字连人设都没想好的我就没放进去了

上面中短下面长篇,这么看我的坑品真的很好啊~

「丸昴」夜雨寄北(大雾)

这不是一个欢乐向的

是并不好吃的肉

我还给你们狂塞刀子

这篇文的所有体验只有lof上瞎取的标题

和打死我

这两个部分比较欢乐。

here we go!!!

并不好吃!!!车速不稳车技差车程短慎!!!

图源pinterst    侵删
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