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ailizzy

八团横雏+年下乱炖,丸昴不毕业,磕湿背秀,拔杯,jojo,scp,文力出走,文笔垃圾,我是好人,欢迎来玩

「记一则脑洞」

古代paro,池震异姓王,陆离将军,温警官副将军,索菲是池震街上捡回来的小乞丐(对不起!)董局是权臣也是宠臣。

大概是董局想要谋反,拿池震妈妈做要挟,要池震去陆离那里做卧底,想方设法抢陆离兵权,但是被池震和陆离反杀的故事......

很狗血的设定很套路的故事啦......但是先把脑洞放这里,有人认领跟我说一声,也欢迎联文......如果没有人的话我就有时间自己摸鱼了_(:з」∠)_


我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

矛盾,困惑,焦虑,自我厌弃。

顺带着被我除了至亲以外最爱的两个人厌弃。

我今天算是终于接受了我的冷血,我的贪心,我的为所欲为。


果然我还是一个垃圾的人。


在做30天写手挑战的时候,出现在脑子里最多的词是虚妄。


「丸昴」Endless,Nameless.20.

果然每次都是因为ddl所以开始写文噗...绿绿是打不死的好嘛...


只是想说一下我还在(emmmmm)然后


我好想他。


ooc越来越严重了,还是莫名其妙没有谈恋爱。我不会写谈恋爱。


我真的应该学习写短篇,长篇好累233333

——————————————————————————


深知组织并不会将自己手上这条漂亮的护士小姐姐当成不可损失的人命看待,ace还是好不怜香惜玉地将护士向前面黑乎乎的枪口一推,趁着前方短暂的破绽,三个人似乎很有默契地肘击,夺枪一气呵成。



近战了。gum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与arsenal有气无力猫猫拳不同,与ace从小摸爬滚打出来的野路子不同,gum年幼时少林寺出生为他打下了结实的基本功。他顺手把挂着葡萄糖的药架子抓进手里,哪怕现在身体离营养不良不远,和棍子差不多形状的东西倒也在gum手里舞得虎虎生风。



手中握着枪支的组织特工们打的可不憋屈,原本用来充人数的一波人在狭小的房间里显得臃肿笨重,伴随着gum当头一棒,三人顺利地撤到门口。



看着正对自己的特工终于举起了枪,gum好心情地扬起一个灿烂无比的微笑,拿手上的药架子顺手一勾——



“砰”



——铁门将子弹挡的结结实实。



“呼。”ace甩了甩手臂,虽然不是第一次打群架但是用肉体和武装完备的对手打群架倒是第一次。他尽力驱散因为低血糖导致的晕眩感,从腰间掏出一支烟,没有火便只是叼在嘴里,含糊不清地问沉着脸的arsenal,“去资料室吗?”



arsenal斜着眼快速看了一眼gum,却还是点了点头。



这是一条arsenal和ace都熟悉的道路。以往他们走过这条道路的尽头,看望那些被结结实实束缚在电椅上的俘虏,也在这条道路上奔跑,为的是抓住那些不自量力想要逃跑的人。但是任谁都想不到,被“看望”以及被认为是“不自量力”的会变成自己。



arsenal抬头看了眼依旧惨白的灯光,突然感到了莫大的讽刺。



“找peach吧。”arsenal摇摇晃晃向前跑去,光着脚在地面上留下了“啪嗒啪嗒”的声音。



“那他?”ace指了指看上去同样狼狈的gum。



arsenal头也不回,念叨声几乎要消散在风里,“随便,让他跟着。”



ace挑了挑眉,若放在前几天,arsenal怕不是想要立刻杀了gum,最好是自己和他凭借自己对对地形的熟悉双宿双飞才好。谁知道这几天的囚徒生活改变了什么,总不能是患难见真情吧。ace撇了撇嘴却还是什么都不说,跟在了arsenal身后。



同样诧异的还有以为自己要被抛下的gum,甚至他都做好了趁着这俩不注意,敲晕一个当人质的打算。虽然arsenal几乎是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自己,但gum依旧感觉前面那个摇摇晃晃的身影仿佛正探究地看着自己。这是种玄妙的感觉,gum不觉得奇怪,反而还称得上有些享受。



疯了。gum摇摇头有些唾弃自己。唾弃归





唾弃,gum脚步不停,甚至有些轻快地跟上前面两人的步伐。



前面的转角传来了紧凑的脚步声,萨那个人忙不迭向回跑找到了上一个转角。得亏ace上次去资料室时把监控的每个死角都摸得熟,不然怕是刚出监管室就要被抓个正着。



而参与追捕的特工们倒显得有些焦虑。这一波波人带着枪却只能捉住衣服一角,待到眼前人影又突然消失。坐在电脑前负责网络的人更是难受,这三个安保级别快到最高的目标就像幽灵,偶尔从监控前穿过却很快失去踪影。



长时间的高度集中终于使三个营养不良的人慢下脚步,而他们面前就是网络监管室。从ace的角度恰好能看见赘肉堆了好几层的peach一脸懊悔地抓着头发。



ace小声喘了口气。



监管室的安保措施并不严密收到逃跑消息的yokan站在最大的显示屏下看着三人为数不多暴露在监控下的镜头,谁也不知道这位笑眯眯留着长发的长辈在想什么。



“怎么办?yokan在里面,没法直接上去就是掳人”ace皱着眉头。yokan会出现在监管室虽然是情理之中,但是这个无比潦草的“作战计划”显然没有考虑这一茬。



“还能怎么办。”arsenal还在浅浅地喘着气,“现在如果要进资料室,只有peach有这个权限,要不你想直接把yokan抓去吗?只能期待peach还念着旧了”



gum看着紧锁眉头的两个人实在不解“为什么一定要进资料室?到现在的地步了我们出去不好吗?”



回答gum的是两个人的白眼。arsenal语气凉凉“等你看到资料就知道为什么了”



gum依旧不解,只是莫名感觉不妙。



穿着制服的特工以一定的频率来回晃悠,体力恢复了七七八八的ace看准机会迅速堵上鼻子和嘴巴,一个手刀把高了他几乎一个头的特工打晕拖到了拐角。



ace恶狠狠盯着gum“你把他的衣服换上去找那边的四眼儿,和他说toshi找他有事。”



“peach和你不熟悉,没法那么快把你给认出来。”在gum没有来得及问为什么,arsenal迅速补上一句,“而且你的体型也比较适合穿这身衣服。”



gum耸耸肩,还是乖乖套上外套从阴影处走了出去。他回过头,看见arsenal张了张嘴,用嘴型说“如果你被抓住,我们就直接逃出去了。”



读出这样的唇语,gum依旧感到有一丝愉快。疯了,真的疯了。他想。



这可能是gum第一次衣冠楚楚地站在敌方的大本营里,不仅衣冠楚楚,甚至腰上还有配枪。就在一分钟前自己还是穿着单薄的麻衣和敌人玩命儿赛跑。有意思。



gum拉低帽檐,把乱糟糟的碎发别进帽子里快步走进了监控室。坐在显示器前的十几个四眼儿转头瞥了一眼,接着就把头转开。他敲了敲peach的肩膀,俯下身子对着peach的耳朵说“toshi有事儿找你。”接着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像个恪尽职守的忠实安保开始在走廊上来回踱步。



peach感到疑惑地看着回到自己岗位的特工,却也感觉不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挠挠头还是走出了监控室。



蹲在拐角处的ace和arsenal看peach朝自己藏身的地方走来松了口气。arsenal向gum看了一眼,看他挺着腰板穿着制服一本正经,不得不感慨这人还真他妈的性感。



peach脚上是一双穿得破破烂烂的vans,踩在地上甚是轻巧。arsenal记起来这还是前年peach生日加上自己也想买vans就顺水推舟送给他的,现在再看见这双鞋子谁能想得到竟然是这样的场面。感慨是感慨,感慨过后就是心狠手辣。他和ace对视一眼,趁着peach经过拐角的空档捂住peach的嘴马不停蹄地向资料室走去。



peach毕竟只是一个天天坐在电脑前的程序员,他感觉眼前一黑呼吸不畅,还没反应过来,脚就不受控制的被人连拖带拽向前走去。他勉强用一只手扶正镜框,就看见拖着自己向外走的正是让整个组织焦头烂额的罪魁祸首兼好友。



内心暗道一声卧槽,他猛地甩开手,朝两人叫到“你们干什么?你们要逃就赶紧逃,离这儿远远地,但是我不陪你们玩,我不可能和你们一起走,你们也不要说什么拯救我于水火之中的话!”



与此同时,gum听见了声响,他向和自己穿着相同衣服的“同僚”对视一眼,随即点点头大摇大摆朝声源跑去。



ace和arsenal倒是楞了一下,他们没有想到peach会说出这样的话。ace缓下声音,说:“没什么,就是想要去资料室看看。”



peach仰头呻吟了一声,“真是不知道是你们疯了还是我疯了,ace,以前我帮你是因为你还是组织的人,但是现在你已经叛离了,你要我帮你,一旦事情败露,谁来帮我?”



ace还想说什么话就被一阵脚步声打断。这是个长廊,无处可躲。



peach看了两人一眼,下定决心对来的人叫到“嘿!快来帮忙!”



脚步声的主人显出了他的身影。ace和arsenal松了口气。是gum。



gum显然心情愉悦,他脚步虽然快,但整个人都显得游刃有余甚至还吹了吹口哨。peach这才发现叫自己出来的就是“焦头烂额组第三人”兼组织一直以来的敌人。



“去你码的!”心里遭到了重击,peach强压着内心的难受转过身迅速揍了arsenal一拳,刚刚还沉浸在来之不易的友谊的温暖中的arsenal鼻血瞬间流了下来。



“我他妈以为你们情非得已,结果果然和toshi说的一样是勾结了外人,”peach揍了人一拳自己手也不好受,他揉着用力过猛的拳头怒视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人,“现在你们他妈想干嘛就干嘛吧,杀了我最好。”



gum闻言还真拔出手枪对准peach的额头,把他直接怼到了墙上。peach的眼镜再一次歪歪斜斜地架在鼻梁上。



arsenal手捂着自己鼻子,腿没闲着直接踹了gum一脚,“你他妈又干什么!”ace拨开gum指向peach头上的枪,拉过满脸怒意的peach还是下了重手,敲晕。



gum再次感到不解。



有了peach的指纹,剩下就是一路躲躲闪闪,走在监控死角,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猫着腰贴着墙壁走到监控室了。



ace架着毫无知觉的peach,把他的食指按在了资料室的入口。



“你确定这是资料室?”gum指着门牌上大喇喇的“教官宿舍”问。



回应他的依旧是ace和arsenal的白眼。



资料室大门打开,三个人加上昏死的peach闪身进了屋里。



监控室。



yokan依旧保持着和善的笑脸,他环顾四周发现peach的位置空了出来,他问“peach人呢?”



peach邻座说是toshi找他。



toshi。yokan深深吸了口气,toshi被他派出去做秘密外勤任务,现在在基地才有鬼。他走出监控室,发现守着的人只剩下一个。



对上自家boss探究的目光,安保说“还有一个听见过道有动静就过去了,他......”安保卡了一阵,突然想起虽然身形相似,但是和自己对视的瞬间,似乎脸并不熟悉。



yokan掏出安保腰上别的枪,笑眯眯的朝额头中间开了一枪。



“嘣”







茶布is rio!!!!!!!

美恐5是什么美妙的童话故事????
最后无与伦比的HE真是让人涕泗横流
(顺便求求大嘎多产出兰登和加仑特叭!!!!!!)

最近看ec看的有点多以至于我有点想写ec了我的天
醒醒!

复习星尘斗士被承承苏到两腿发软呜呜呜呜呜呜呜吹爆承承一辈子呜呜呜呜呜我爱他

今日愿望:
希望大佬轻松打出190的时候(而且仅仅不是动次打次)
不要再说自己垃圾了
本菜鸡
难受

以后再嘲(其实并没有只是玩梗)五月天我是狗好吧!
再嘲oor(也真的只是玩梗)我是狗好吧!!!!!

太难了...尤其五月天....